p3开机号试机号

民國佛教年紀

  民國元年
  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孫,復佛教會函﹕敬復者﹕頃奉公函暨佛教會大綱及其餘二件均悉。貴會揭宏通佛教提振戒乘、融攝世間出世間一切善法甄擇進行,以求世界永久和平及眾生完全之幸福為宗旨﹔道衰久矣﹗得諸君子闡微索隱,補弊救偏,既暢宗風,亦裨世道,曷勝讚歎﹗近時各國政教之分甚嚴,在教徒苦心修持絕不干預政治﹔而在國家盡力保護不稍吝惜,此種美風,最可效法。民國約法第五條,載明中華民國人民一律平等,無種族階級宗教之區別。第一條第一項載明人民有信教之自由,條文雖簡,含義甚弘,是貴會所要求者,盡為約法所容許﹔凡承乏公僕者,皆當體斯旨一律奉行,此文所敢明告者,所有貴會大綱已交教育部存案,要求條件亦一並附發。復問道安﹗孫文謹肅。此由李翊灼、歐陽漸、桂念祖、黎端甫等七人,撰佛教會緣起文及說明書,呈孫總統,得此佛教之重要文獻。但該會第二次發布警告佛徒文,痛詆僧徒,頗招反對,乃自動解散。
  一月、釋太虛在南京毗盧寺發起佛教協進會,謁孫總統得嘉許。
  二月、太虛以江蘇師範學僧仁山等加入,開佛教協進會,成立大會於鎮江金山寺,江南北寺主與會頗多,當場有長老僧寂山與新學僧仁山等沖突,勉告成立。仁山等留會所籌辦僧學,太虛仍返南京,未幾演成寺職霜亭等率工役毆傷仁山等,致陷停頓。
  同月南京陸軍部派王虛亭向江浙諸山籌餉,開會議於上海留雲寺,到釋諦閑等,推釋寄禪為主席,遂決將各省縣僧教育會改組為中華佛教總會,並商太虛將協進會合並。
  四月、中華佛教總會成立於上海靜安寺,設辦事處於清涼寺,推寄禪為會長,冶開清海副之。原有僧教育會各省改支部,各縣改分部,陸續成立支部二十二,分部四百餘。先是清末廢科舉辦學校多有廢寺宇為校舍,佔僧產為基金者,寺僧震駭,長江開福寺僧聘日僧水野梅曉揚州天寧寺,釋文希等仿日本辦僧學。在民國前五年杭州三十六寺有歸日本真言宗伊藤賢道保護者,官紳佔其寺產,引起日領之交涉,致聞於政府,一方勒令三十六寺退出日本真言宗,一方許辦僧教育會保護寺產,北平釋覺先杭州釋松風首創辦之。民國前四年各省遂紛紛成立僧教育會,每會設會長二人,僧紳各一,並辦小學一所或數所,頗具權威。甯波之寄禪、江蘇之月霞等最負時望。民國前二年,各地辦自治公所,佔寺風潮甚烈。民國前一年秋,公推寄禪入京請願,由太虛及汪德淵起草改良佛教請保護文,旋以武漢事一起而罷,至是遂改組為中華佛教總會支分部。
  八月、中華佛教總會湖南支部等,以軍警及社團學校等仍紛紛佔奪寺僧財產,派代表至總會請制止,總會會長寄禪以會章尚未經政府批準,遂籌備赴京請願。
  十月、中華佛教總會在北京設辦事處,以釋道階及文希主持之。文希前以辦僧學被誣陷江西石城縣監獄,光復後出獄至北京,至是均促寄禪北上。
  十一月、寄禪至京,得熊希齡及道階等助,集文希等草改會章並呈請立案。
  十二月、寄禪聞內政部主管宗教之禮俗司司長杜某分僧寺產為布施等三種,主提歸公有,謁談時語多抵觸,旋病逝於法源寺。熊希齡以其事聞於大總統袁,乃令準中華佛教總會章程施行,杜氏議遂寢。
  是冬狄葆賢、濮一乘等,在上海發刊佛學叢報,出版十二期,延歷二年。
  民國二年
  一月、甯波延慶寺分出之觀堂,鄞縣佛教分部議於諦閑、宗亮、心愷舉一為住持。
  二月、釋式海靜安等先在平湖報恩寺發起弘誓會,苦無會基,力擁諦閑接管觀堂。
  三月、道階護送寄禪靈柩經滬至甬歸葬天童寺之冷香塔院。寄禪逝世後,北平及滬甬均盛會追悼。
  四月、諦閑改觀堂為觀宗寺,式海等邀太虛加入弘誓會,改訂會章,開成立會於觀宗寺。
  五月、中華佛教總會依會章開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於上海,雲南釋虛雲、江西釋大椿、浙江釋圓瑛等出席,改舉冶開及熊希齡為會長,清海副之,延文希為總務主任,太虛主編佛教月報。道階於北平法源寺等開佛誕紀念大會,佛教月報在滬亦定於舊歷四月八日出版。時月霞講經於哈同花園,章太炎以釋宗仰邀與太虛亦同預講筵。四月八日法源寺開佛誕紀念會,盛況詳載佛教月報。
  七月、諦閑為統一觀宗寺事權,辭去弘誓會之式海靜安等。
  十月、佛教月報以經費延誤,出至第四期遂停。
  是年中華書局出版謝無量編佛學大綱,商務印書館出版賈豐臻編佛學易解,佛教思想漸及學界。
  民國三年
一月、中華佛教總會以會長寄禪新逝,全國寺產漸趨穩定,會務廢弛,文希宣天磬仁山卻非等均離去。
  五月,清海刪去總會之總字,以中華佛教會名義召開全國代表會,無蒞會者,乃懸一空招牌於清涼寺。
  八月、月霞以哈同花園為施主,開辦華嚴大學,從學者有釋慧西、戒塵、了塵、持松、常惺、慈舟、性澈、周伸良、黃覕子等。
  九月、太虛至普陀錫麟禪院閉關三年,由院主了餘及釋印光、湛庵、昱山送入關室。
  十月、仁山訪太虛於普陀,約赴揚州辦學,未允行。
  十一月、哈同花園主壽辰,姬覺彌訂華嚴大學師僧均向園主三叩首為祝,眾嘩然離開。
  是年歐陽漸始主金陵刻經處校事,並講學於龔家橋。
  民國四年
  二月、華嚴大學遷設杭州海潮寺,繼續開學。
  四月、劉仁航以所著書寄太虛普陀關中,劉設樂天修養館習靜坐法,編行盂蘭盆經講話等書,並設地藏敬母會、模範村講學會、報恩學院等,提倡法華釋迦淨土。
  五月、日本提二十一條,有派傳教僧至中國條文。謂日本佛教雖傳自中國,但中國密宗已絕,且日創之真宗為中國所無,故應傳入。有人著「中國之阿彌陀佛」一書以印發抵禦之。
  六月、了餘印行太虛著佛乘導言。
  七月、太虛著首楞嚴經攝論成,又著嚴譯小辨,由許良弼印行。
  八月、北京孫毓筠、楊度、嚴復等,以日僧議中國不弘佛教,發起講經會。
  九月、北京講經會請諦閑、月霞、道階講經。道階知孫等籌帝制,避而南下﹔月霞至京亦託病南歸,惟諦閑留講。
  十月、道階訪太虛普陀暢談。
  十一月、太虛著整理僧伽制度論成。內務部公布管理寺廟條例三十一條,廢止佛教會,對寺僧箝制甚嚴,釋覺先印布反對,語侵諦閑。
  十二月、覺先在京師第一模範監獄布教,為監獄布教之始,是年歐陽漸設金陵刻經處研究部,從學者有姚柏年、呂澂、黃艮、劉抱一、黃建、陳銘樞、黃懺華等。
  民國五年
  三月、王一亭訪了餘、印光、太虛於普陀,始信佛教。
  八月、帝制傾覆後,孫前總統率胡漢民等多人游普陀,登佛頂山睹奇瑞,太虛以有人為集刻所作詩,請孫公題曰味盦詩錄。
  是年釋範成在京師分監刑場設七如來蓮華石幢,舉行臨死前二種教誨。
  是年桂念祖在日本東京逝世當時著名之阿闍黎學密乘並擬西入藏衛補學日域所未逮至是賚志以沒。陳銘樞、黃懺華嘗從學。
  民國六年
  三月、太虛出關,時了餘住持普陀前寺,乃助理寺務,旋游化甬滬杭,仍度夏普陀。
  四月、諦閑以葉恭綽、蒯光典等助資創設觀宗學舍,仁山副講,從學者有常惺蕙庭等。
  七月、甯波改組中華佛教會分部,以原設僧小學改辦佛教孤兒院,釋歧昌及陳屺懷為院長,圓瑛、太虛,傅宜耘等為董事。
  九月、歧昌與太虛應臺灣釋善慧請,由滬轉日至基隆靈泉寺講法半月。歧昌先返甬,太虛由善慧伴赴臺北臺中講演,游日本神戶及廣島京都諸地,視察佛教各大學制,為後設立學院之參考。
  十一月、王與楫、沈惺叔、陳完,訪王一亭、了餘、太虛等,擬發起佛教居士林。
  是年杭州華嚴大學結束,月霞接常熟興福寺續辦,旋逝世,學徒持松等繼之。
  民國七年
  三月、沈惺叔等邀王與楫在滬錫金公所講佛學,籌設居士林。
  七月、陳裕時(元白)習同善社靜坐,至普陀遇太虛晤談後,決從事佛學研究,邀蔣作賓、黃愷元,同聽講八識規矩頌、華嚴原人論等。時陸費伯鴻習扶乩,佔靈學,亦來過從,議印行太虛著楞嚴攝論及道學論衡。
  八月、陳等邀太虛至滬設覺社,編發覺社季刊。
  九月、攝論論衡由中華書局印行。
  十月、覺社叢書第一期出版,並由蔣作賓等假尚賢堂請太虛、章太炎及王與楫、陳完等講演佛學,聽眾有詹大悲、李基鴻等。
  李開侁等以陳裕時之引發,請太虛赴漢口講起信論,設座王澂齋宅,集聽者有陳性白、王韻香、阮次扶、釋榮妙、豁宣、王香蓀、王民僕等,印行起信論略釋。
  十一月、陳裕時返抵宣昌,請釋祖印講楞嚴經,並與多人受三皈。
  是年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聘梁漱溟開講印度哲學。上海醫學書局丁福保亦由扶乩信佛,編印佛學淺說等書,後續出佛學小辭典大辭典等二十餘種。
  是冬佛教居士林初成立於上海錫金公所。
  重慶釋佛源,創立佛學社於長安寺,李錦章、黃愷元、孫道修、李星旂等結香光社。成都劉洙源、龔緝熙等亦成立佛學社於少城公園,聞風興起者頗多。
  民國八年
  二月、覺社叢書第二期出版,影響學術思想界漸廣。
  三月、劉笠青、史裕如等加入覺社,太虛為講二十唯識論等。
  四月、有贊揚喇嘛等被日僧挾赴東京,留日學生陳定遠、莊善昶等挈之返北京,覺先設晏歡迎於所主象坊橋觀音寺,邀朝野名流商組中華佛教統一會,推莊蘊寬、夏壽康、王家襄為籌備主任。
覺社叢書第三期出版。
黃愷元、董慕舒、李錦章,由重慶潛赴甯波歸源寺求太虛剃度。
  北京法源寺道階發起超薦歐戰及各國內戰之死亡者。
  五月、前南通中學校長江謙,以劉仁航引發佛教信心,迎太虛暢談佛理。
舊歷四月初八,為黃、董、李三人舉行剃度,法名大慈、大覺、大勇也。
  內政部令行京師警察廳,指中華佛教會抵觸管理寺廟條例,重行廢止。
  七月、南通張謇派費範九請太虛前往講普門品於新建之觀音寺,紳學僧界均集聽,清季被毀諸寺漸興復。
  甬滬諸山以政府公布寺廟條例,附廢止佛教會條久未撤消,為請願修改並設中國佛教聯合會,推太虛、竹溪赴京,值覺先、道階、陳定遠等謀組佛教統一會,太虛留京與莊蘊寬、夏壽康、王家襄、張一囗、湯薌銘、胡瑞霖等共策進行。
  陳定遠約太虛謁黎前總統於天津。
覺社叢書第四期出版。
  蔡元培、梁漱溟、胡適、林宰平等訪太虛於法源寺。
  朝野名流數百人組講經會,推莊蘊寬、夏壽康、張一囗為會長。殷仁庵作緣起文。請太虛講維摩經,自編講義外,有王尚菩、黎錦熙筆記。
  九月、李開侁、陳裕時等由鄂至京,續請太虛講起信論,影響全國,遂多興起講經會及居士林等。
  歧昌在甯波逝世,佛教孤兒院改舉圓瑛為院長。
  十月、徐蔚如函問歐陽漸根識等義,歐陽之專精唯識遂著聞學界。
覺社叢書第五期出版。
  十一月、金陵刻經處研究部歐陽漸印布支那內學院章程緣起,太虛過京訪之,初晤歐陽及呂澂。
  十二月、大慈、大覺、大勇受戒金山。大慈赴杭接淨梵院閉關,卻非、恒演護關。太虛結束上海覺社,隱居淨梵院編海潮音月刊,付滬中華書局印行。
  民國九年
  一月、西湖彌勒院主持心融被逐,官紳僧迎太虛接住。
  海潮音第一期出版。
  二月、釋佛乘、空也、羅峙雲及釋僧度等訪太虛,寓彌勒院。
  三月、海潮音發表新的唯識論等,頗為思想界推重。
  彌勒院大佛寺合成兜率寺,康有為書額。
  四月、廣東非常國會議員李觀初等,恭請太虛赴廣州講經,以先應武昌講經會請,推僧度赴廣州講。
  五月、太虛講起信論於武昌龍華寺,印行起信論別說。
  六月、太虛講佛學於廣州東堤,胡任支錄成佛乘宗要論行世。
  七月、香港陸彭山等邀太虛、僧度於名園說法三日。
  八月、雲南督軍唐繼堯電駐滬之和議代表謬嘉壽迎請太虛、印光、冶開、諦閑赴滇講經,未行。改請歐陽漸到滇,講唯識。
  九月、太虛在武昌省教育會講楞嚴,成楞嚴研究,在漢口講心經及佛法大意,並指導武漢李開侁、王森甫等立武漢佛教會,為佛教正信會之前身。
  十一月、湖南省長林特生、總司令趙恒惕等組講經會,推周圾寰至鄂迎太虛,同行有釋善因、李開侁、陳裕時、張錫疇、滿心如、孫自平、趙南山、王韻香、劉東青等,專車赴長沙,成立長沙佛教正信會。
  是冬,甯波佛教慈兒院王吟雪等編發新佛教半月刊,善因於寶慶籌設佛教慈兒院。
  道階於北京與梁家義等發起續修高僧傳。
  十二月、海潮音月刊請善因編輯。
  民國十年
  一月、湘潭僧眾熾培等設佛教講堂於大街,每晚作佛法通俗講演。
  二月、海潮音由善因自漢遷杭彌勒院編輯,仍由中華書局印行。
歐陽漸在江西教育局講演佛學。
  三月、馬冀平等六十餘人在北京極樂庵從釋寶一受五戒及菩薩戒。
  四月、五臺山廣濟茅蓬設佛學講習所,大勇主講遺教經等,從學者有法尊等。
  五月、程德全謁大總統徐世昌,曾請修正管理寺廟條例,至是浙江公報載修正管理寺廟條例,奉教令公布各寺廟應遵守云云。
  北京之佛教籌賑會改組為北京佛教會。
長沙開福寺設佛學講習所,釋空也主講。
  重慶佛學社成立佛經流通處,釋超一為主任。
  七月、杭州鹽務學校請范古農講圓覺經及普賢行願品。
  八月、漢口九蓮寺住持了塵就寺設中華佛教華嚴大學預科,聘戒塵、慈舟、性澈、機通為教授。
  九月、太虛在北京講法華經,周少如編講演錄,又為蔣維喬等講因明論,並擴大組織金卍字佛教籌賑會。
  十月、佛源在四川順慶開辦佛學研究會,及佛經流通處。
  釋祖印在玉泉山圓通閣逝世。
  十一月、徐大總統頒贈太虛「南屏正覺」匾,派倪普香送至杭州淨慈寺。
  民國十一年
一月、湖北枝江成立佛教會於江口,並設佛經流通處,係仿武漢佛教會而起。
  二月、太虛在漢陽歸元寺講圓覺經,智德在安慶江蘇會館講地藏經,道階在北京西安門外韓宅講成唯識論,空也在長沙開福寺講法華經,史一如亦在北京韓宅講因明入正理論,德安在長沙上林寺講大乘起信論,各地講經風氣盛開。
  三月、武漢荊宜諸信士在歸元聽圓覺時,發起創辦佛學院,李開侁、湯薌銘、胡瑞霖、王森甫等為院董,隨即購得武昌千家街黎宅為院址,改建培修,積極籌備。
  四月、武昌佛學院院董湯薌銘等禮請太虛為院長,黃侃撰禮請疏,詞義雋美。
  上海佛教功德林開幕,內設佛經流通處、蔬食處、圖書室、講經堂等,江味農主之。
  五月、成都文殊、寶光、昭覺、大慈各寺議修十方堂為佛學學校。
  六月、福建釋慧明在甯波育王寺講大涅槃經。
  大勇禮別其師太虛於滬,往日本高野山從金山阿闍黎學密。
  七月、武昌暑期學校請太虛講因明大綱,傅銅、梁啟超亦講演佛學。
  佛學院院董會正式成立,公推梁啟超為董事長,梁讌集佛學院院董及教職員演說,即席太虛提議修復廬山大林寺,建立佛教暑期演講會,決由武漢佛教會籌辦。
  浙江大水成災,督辦盧永祥、省長張載陽,發起請諦閑在杭州海潮寺作息災法會,講仁王經,范古農等筆記,圓滿時大量放生於西湖。
  八月、武昌佛學院行開學禮,原定學額六十人,超至百餘人。從學者觀空、會覺、法尊、嚴定、光峰、淨嚴、法舫等。
  安慶佛教學校、衡陽佛學講習所,開學。
漢口九蓮寺華嚴大學開學,戒塵講華嚴經。
  九月、中華大學聘請太虛講授印度哲學。
  十一月、太虛赴寧鄉接任溈山密印寺住持,過長沙講法三日,並任佛教慈幼院院長。
  十二月、大慈病逝杭州淨梵院,武昌佛教會開會追悼。
  是年,定海知事陶墉,根據修正寺廟條例第五條,呈請省長咨呈大總統表揚印光。
禪定於營口楞嚴寺。迎江寺佛教學校校長常惺,與安慶官紳馬冀平等就鼓樓設閱經樓。
  成都佛學社印行佛學旬刊。
  北平張宗載、甯達蘊、邵福宸、張明慈等設新佛化青年會,發行刊物。張甯旋轉武昌佛學院,改佛化新青年會。
  武昌設立正信印書館,印行佛學講義,流通佛典。
  哈爾濱長官朱慶瀾等發起修造極樂寺,至十四年落成,倓虛為住持。
  民國十二年
  一月、法國哲學家希爾凡博士,應日本之聘,迂道來滇,滇省長唐繼堯邀各國領事歡迎講演佛學,題為中國與印度之關係。梁啟超在天津南開大學創設文化學院,謂佛教為人類最高文化。
  星洲普覺講經會請圓瑛講大乘起信論,江蘇承天寺亦請仁山講彌陀經。
  宜昌佛學會羅大澄代表全體歡迎太虛前往宏法,往返經枝江沙市等,說法授皈殊盛。
  二月、釋慕西在信陽主辦佛教養成學校開學。
  日本大谷大學教授稻葉圓成來華,歷訪各地佛教會等,夏轉廬山大林講演。
  三月、漢口佛教會推嚴少孚至廬山重建大林寺。
黃陂縣知事謝健先後辦念佛堂八所,又創佛化小學,請其師太虛蒞縣開示。
  上海世界佛教居士林成立,並請諦閑、太虛、印光等為導師,設研究社,推張純一等為指導員。
廈門設佛教慈兒院,附覺世夜習學校。
揚州長生寺設華嚴大學院,並出版佛光月報。
  四月、上海南園講經會講諦閑講大乘止觀法門。
  佛學院聯合武昌佛教會在中華大學開佛誕紀念大會,上海、南京、杭州、蕪湖、北平、長沙、寶慶、沙市等處同時舉行。
  五月、上海佛教維持會程德全等,聞廣東有變賣寺庵之舉,電請作罷。
  西安諸居士請太虛講經,轉推釋妙闊前往,陝西佛教久衰,至是漸蘇興。
  南京支那內學院印行院長歐陽漸唯識抉擇談、呂澂佛教年表,從學有王恩洋、景昌極、繆鳳林、聶耦庚等,與武昌佛學院史一如、唐大圓、陳維東等頗多辯論,軒然成兩大佛學思潮。
  佛學院學生組織監獄布教團,每星期至湖北第一模範監獄講演。
  六月、漢口佛教會恢復古棲隱寺設尼眾林。
  蕪湖請諦閑講法華經。
  日本大地震後,死傷慘重,上海佛教普濟日災會,派釋顯蔭及包承志赴日慰問。
  七月、太虛法師偕李開侁等赴廬山講演,邀梁啟超、章太炎未至,張純一、黃侃等與請,日本英美人士亦有來聽講者,兆瑞世界佛教之聯合,遂籌備次年開第一次世界佛教聯合會。
漢口佛教會出版佛化報。
  史一如病,唐大圓繼海潮音編輯。
  上海佛教居士林林長周舜卿逝世,推周肇甫繼林長。
  八月、漢陽水警廳請太虛講演,並成立漢陽佛化講演團。
  上海功德林請范古農講十二門論。
  九月、杭州釋如幻等發起就西湖孤山公園造華嚴塔。
  上海佛教居士林請印光開示淨土要義。
  十月、印光、馮煦、魏家驊等在南京三汊河雲寺設佛教慈幼院。
  桐城設佛教四眾念佛社。
  日本佛教聯合會、日華協會及新聞界等在東京歡迎中華佛教代表顯蔭及包承志講演。
  十一月、顯蔭繼大勇、持松至日本高野山真言宗大學留學。
  十二月、成都佛學社及各叢林聯合籌辦四川全省佛學院於文殊院。潮安印行佛化半月刊。
  是年仁山就所住高郵放生寺開辦四宏學院。
  北平觀音寺發行覺世日報。
揚州長生寺華嚴大學之佛光雜誌,曾一再更名為佛化覺世報。獅子吼叢刊、大中華佛學公報等,刊期無定。
  南京支那內學院發行內學年刊,內容精湛。
  民國十三年
  一月、武昌佛教會於佛成道日開成立會,會長楊選承禮請太虛受戒,王震宣、劉晦林等同時皈依。
  大勇於日本學密得阿闍黎位歸國,滬杭緇素迎授一印明及十八道,為密宗傳回中國之始,是時歸抵武昌,又盛傳之。
  北京廣濟寺弘慈學院成立。
  日本龍谷大學教授禿氏祐祥及杉紫郎,至佛學院訪太虛。
  二月、楊棣棠在檀香山印行二十世紀文化以佛化為歸小冊。
  北京佛化新青年會代表張宗載、甯達蘊,至廈門漳州成立閩南佛化新青年會。
  三月、大勇任佛學院監院,武漢四眾就學密者,達二百三十餘人。
  五月、印度詩哲泰戈爾來華,北平法源寺道階迎請講演,梁啟超為取華名曰竺震旦。至武昌佛化新青年會歡迎席上,講「數千年從印度傳來的佛化結成的好果子」,太虛會晤泰戈爾,有「希望印度老詩人變為佛化新青年」語。
  上海佛教維持會程德全等電請依民國約法與憲法規定保護寺產。曹錕令京兆尹移房縣西城寺石刻佛經至京,輿論反對,由該縣知事沈嚴領回仍藏原處。
  武昌佛教會請太虛講金剛經。
  大勇赴北京旋發起佛教藏文學院,為內地學藏密先聲。
  六月、德博士樂始爾至武昌佛學院謁太虛。
  善因編佛教初級教科書四冊。
  七月、日本佛教徒派博士木村泰賢、僧正佐伯定胤,出席廬山之世界佛教聯合會,過滬世界佛教居士林歡迎講演,木村講「大乘特質」,佐伯講「日本所得中國古文化影響」。
紹興佛學研究會,請吳壁華講演佛學。
  北京佛化新青年會出版「泰戈爾與佛化新青年會」。
廬山開世界佛教聯合會,有國內各省代表江西李翊灼、四川黃肅方、江蘇常惺等,及國際代表日本木村、佐伯等,講演三日,議定次年在東京開東亞佛教大會。
  八月、太虛至泰縣光孝寺講維摩經,士紳爭受皈依,江南北緇素聽講者五千餘人。
  世界佛教聯合會立案,並先籌設中華佛教聯合會。鎮江創設佛教信徒自治會,如皋職業青年創設佛教利濟會。
  太虛偕常惺、默唵赴滬,世界佛教居士林迎請說法。
顯蔭由日回國後在滬病逝。
  九月、潮安粵軍有拍賣城轄之寺庵駭聞。
  中華佛教聯合會訂組織各省各縣佛教聯合會通則,如臬泰州等縣及湖南等省首先照章成立。
  十月、日本密教僧正權田雷斧來潮州傳密宗,至是受灌頂者有王宏願、吳子壽、黃賡石、釋曼殊揭諦等二十人。
  十一月、太原成立佛化新青年會。
  十二月、成都華陽兩縣合設佛學一音社。
  是年閩南佛化新青年會出佛音月刊,廣東密教重新出佛化叢刊。
  民國十四年
  一月、中華佛教聯合會開始籌備。
  二月、督辦湖北軍務善後事宜兼省長蕭耀南,請太虛建仁王護法會。
  湖北佛教聯合會議定章程,籌備主任釋曉嵐等呈省府批準成立。
  班禪額爾德尼由藏來京,沿途朝禮名山聖地。
  大剛、晤一、法尊、智三、法芳、超一等入北京佛教藏文學院。
  三月、臨時執政段祺瑞及許世英、湯薌銘等,請太虛在中央公園社稷壇設護國般若法會,並請班禪祈禱息災。講經期內,孫中山先生逝世,曾讓社稷壇開吊七日。
  中華佛教聯合會籌備處主任太虛等,呈內政部批準備案。
  四月、湖南佛教會成立,公推開福寺住持寶生為會長,釋曉觀為總務干事。
  五月、日本大正大藏經刊行會雕經都監文學博士高楠順次郎請太虛為顧問。
  巴東佛教會發行楚峽佛音半月刊。
  胡瑞霖等伴太虛朝五臺山,返經太原,省長閻錫山請講演於洗心社。
  六月、中華佛教聯合會籌備處移設北京,以現明代理籌備主任,太虛赴甯波天童寺講楞伽,有陳秉良筆記行世。
  佛教藏文學院院長大勇留藏學法團。
開封設立河南佛學社,釋淨嚴、袁西航等主之。
  七月、太虛赴廬山世界佛教聯合會暑期講演,有臺灣善慧、杭州包承志、武昌會覺、北京張怡蓀、漢口顏聖農及滿智、大醒等講演。
長沙開福寺寶生繼任佛教慈兒院院長。
廈門南普陀住持慧泉請常惺設立閩南佛學院。
  八月、河南組設佛教聯合會,發起人有香嚴寺釋潤齋、菩提寺釋育普、賢山寺釋性澈、風穴寺釋德毅等,會所設相國寺,呈省府立案。
  南京支那內學院院長歐陽漸開設法相大學,太虛訪之於講堂,即席講演。
  九月、日本佛教徒電中華佛教聯合會太虛,促推定赴日本東亞佛教大會代表。
  十月、上海日本總領事矢田七太郎等,歡送佛教代表太虛等赴日。
  十一月、東亞佛教大會在東京增上寺開會三日,中國代表團由水野梅曉導游各名山勝剎,歷時一月,歡迎者數十萬人,講演達數百次。
  十二月、海潮音社特派員滿智赴日回滬,編出東亞佛教大會專號。
  是年杭州發行迦音周刊,武漢佛化新青年會出獅子吼刊,武昌佛學院同學會出新僧刊,漢陽懷善堂出佛學月報,湖南佛教宣傳社出佛學雜誌。國府冊封班禪,段執政特派龔仙丹、貢樂庭為正副專使,並由內政部蒙藏院各派薦任官一名、委任官二名,為捧冊印官。
  民國十五年
一月、仁山更四弘學院名為天臺宗學院。
  二月、南京敦請喇嘛白普仁建蘇浙閩皖贛五省金光明法會,祈禱和平,後成立金光明佛學會。
  熊希齡、章太炎、王震、丁福保、劉仁宣等,在上海設佛化教育社,推太虛主持。
  三月、常州清涼寺設請清涼學院,聘釋蔭慈為主講。
  太虛在上海世界佛教居士林講法相唯識學。
  四月、黑龍江成立省佛教會。
  佛化教育社編輯心燈旬刊出版。
  五月、世界佛教居士林新屋落成,內分講經部、皈戒部、育才部、宣傳部、圖書部、出版部、放生部、利生部、祈禱部、荼毗、禪定部、研究部等。
  中華書局出版太虛法師文鈔。
  七月、金陵女子大學請蔣維喬講演佛學。
廣州佛學會、海門佛教會,相繼成立。
  八月、南京籌資建金光明塔於報恩寺之舊塔基。
  太虛在北平社稷壇講四十二章經,聽講者數千人,有英、德、日各國外賓,各名流分贈書畫紙扇,講畢轉新加坡。
  九月、世界佛教聯合會在北京成立事務所。
  中日佛教聯絡員馬冀平春間逝世,補推徐森玉繼任。
  江蘇鹽城兜率院創辦賢首宗學院,釋祥瑞為院長。
  浙江溫州釋能明、釋芝峰等,創設山家講舍開學。
  松江超果寺住持克全籌辦松奉金青四縣佛教聯合會,並設乳獅佛學院。
  國民革命軍於九月圍攻武昌時,武昌佛學院停辦,漢口佛教會設救濟所收容災民。
蔣特生創設四川三臺佛學社。
  太虛抵星州講經,聽講者四千餘人,圓滿後並邀釋轉道籌組南洋佛教聯合會。
黃福美等皈依太虛籌設星州佛教會。
  十月、太虛返國,經廈門抵滬,備受各界歡迎。
  日本佛教聯合會組織佛教視察團,受中國佛教徒招待游各名勝,至是經滬返日。
  十二月、國民革命軍第七軍軍長唐生智電長沙省黨部省工會農會等,對宗教殘餘之紀念品應予保護,對各地寺產勿得再有提充,已提者一律歸還。
  日本唯識專家玉置韜晃在北京廣濟寺講演唯識學之基礎。
  上海韓國佛教徒擬重建西湖高麗寺,該寺為大覺國師所創建之中韓佛教紀念道場。
  是年廣州華林寺出版頻伽音雜誌。
  上海佛教淨叢社出版淨叢雜誌,專弘淨土宗。
  武昌佛學院善因等出三覺叢刊。
  民國十六年
  一月、上海中外信仰佛教人士王慧觀等,恭請太虛依僧伽制度論設佛法僧園法苑於靜安寺路﹔參與者有章太炎、王農、歐陽起莘、但懋莘、劉玉書、劉亞休、羅傑、陳敬賢及西人蔡彬華、日人津辰田山等﹔苑分研究、宣講、圖書、修持、法事、蔬食等六部。
  湖南佛化會及民眾佛化協會游行達萬人以上,大呼「擁護佛化即擁護革命」口號。
  二月、佛化教育社副社長吳璧華逝世。
  三月、廣東省政府飭廣州市政廳將所屬不規則之尼庵悉予沒收。
瀉山密印寺住持太虛,於村設立夜讀學校,於寺設立僧眾補習學校。
  泰縣佛教居士林成立,公推吳誠慧為林長。
  四月、日本在東大寺發見我國古籍「俱舍論破我品」及唐僧了泰所著「理門論述記」。
閩南請太虛住持南普陀寺,推轉蓬、常惺、轉岸赴滬迎接。太虛先往福州受省政府代主席方聲濤、財政特派員李基鴻邀請講演乃至廈門入院,士商軍政僧界數千人集迎。
  五月、伍朝樞於中央第九十三次政治會議,提議保護宗教團體,當經可決。
  武漢佛教徒就漢口佛教會址成立兩湖佛化聯合會,並設兩湖佛化講習所。
  六月、湖南佛化會四眾,由唐生智指導討論整理僧制統一佛化,擬建僧園數千間,僧眾一律遷入,衣食等概由供給,所有各寺產業概歸佛化會所有,勒令各佃戶向佛化會投佃,並請僧眾推選代表加入湖南省民眾會議。
  佛化會召集全省僧伽大會,擬改服裝為黨制,另加特種標記以便識別,寺院改為工業合作社,方丈制改為委員制。
  太虛所著整理僧伽制度論由上海佛學書局再版。
  七月、浙江省政府通令禁止已未成年之男女出家,年在二十以內已出家者勒令還俗。
  又省黨部改組委員會通令各縣黨部解散僧道團體、取銷佛化社等。
  安慶組織安徽佛化總會。
  八月、浙江省政府令定海縣縣長就當地團體代表組一委員會,以助普陀山警察分所嚴密督查該山寺僧怯除惡習。
  南京第四中山大學行政部,通令江蘇十六縣教育局局長,仿照湖省九年度籌集義務教育經費辦法,提撥各縣公有寺廟宇各項收入。
  湖南佛化唐生智將各寺產收歸會有統收統支,各住持頓受拘束,群起反對,唐復召集四眾演說,謂本人對佛教以身心性命護持,但不是保護和尚吃飯,是要真能修念佛法,使穢邦變為淨土,如有不遵,絕不寬容﹔然唐奉顧淨緣為師,致拘僧映清等十二人下獄,南嶽僧素禪被槍斃。
  九月、四川銅梁縣佛教會反抗縣教育局提撥寺產,通電全國請求救援。
  太虛接任閩南佛學院院長後,重新調整開學。
蔣總司令電杭州靈隱寺,邀太虛赴奉化雪竇寺談佛學,在溪口文昌閣宴賞中秋,啟講心經,有吳中信、張治中等在座。
  十月、常熟興福寺佛教通訊社發行晨鐘特刊。
  十一月、陝西佛教會高戒忍、吳彬如等,籌辦慈兒院,並在省召開佛教聯合會。
  十二月、妙闊在西安省佛教會講妙法蓮華經。
  常惺法師應王九龍等請,由閩赴滇講經,並在昆明組織雲南金卍字救護隊,親自領導隨軍出發工作。
  民國十七年
  一月、武昌佛學院由大敬、法舫等,聯合武漢各居士繼續開辦。
  二月、河南省政府通令處置寺廟財產,將各縣所在地之寺觀廟宇改建兵房,資產辦理中學等,開封之相國寺、龍亭救苦廟,被改為中山公園、中山市場及救濟院。
  太虛以駐日德國大使索爾夫之勸請,及德國佛郎府中國學院院長衛禮賢託張君勱請為董事及佛學教授,準備於夏季出游歐美,宣傳中國大乘佛學。
  武昌佛學院由王明福、趙子中、熊雲程、夏致賢、賀民範等組織新董事會,維持進行。
  三月、常熟佛教通訊社,因馮玉祥在開封逐僧滅教事,籲請中央令飭變通辦理。
  湖北省政府據釋德空等呈請,通令各縣知事切實保護,並調查被佔廟產分別發還。
  上海佛教維持會王震、施肇曾、聞囗亭、聶其傑、趙嘉榮、李雲書、史量才、丁傳琳、狄葆賢、關炯、黃慶瀾、謝健等,為河南、陝西、甘肅等省當局有強封佛教寺院,沒收財產,驅逐僧人等種種壓迫,侵害人民信仰自由。電國民政府及馮玉祥營救。
  張之江、鈕永建,於一百二十八次政治會議席上提出實行信仰自由,取消反宗教口號案,中央執行委員會秘書處,並國民政府復函準之。
  杭州佛學會,為統一名稱聯合全省佛教團體起見,召開全體會員大會,議定更名為杭州佛教會。
  四月、內政部部長薛篤弼,有提廟產興學之風傳,浙江大學教授邰爽秋,且有具體之方案,提全國教育會議,太虛對於邰爽秋廟產興學運動四小題,(一)打倒僧閥。(二)解放僧眾。(三)劃撥寺產。(四)振興教育。修正為(一)革除弊制。(二)改善僧行。(三)整理寺產。(四)振興佛教。
  李濟琛、陳銘樞,據江浙各佛教團體代表王震等函稱報載內政部有改僧寺為學校之主張,電請國府主席譚作罷。
  杭州佛教會代表惠宗、弘傘、卻非等,電蔣總司令得復內政部對於佛寺僅希望整理改良。薛內長亦復稱,並無強改寺廟為學校之舉。
歐陽漸致函蔡元培,商討當前佛教問題。
  常惺對當前僧界救亡問題,將僧徒劃分為八派,痛斥不能住持佛法之病根,建議今後改進之步驟。
  五月、太虛及浙江佛教聯合會惠宗、瑩照等,致電日本佛教聯合會,轉三千萬信佛民眾運大悲般若,破當局貪嗔,撤退在華奪據濟南之日兵。
  六月、太虛因蔣總司令邀赴南京,由國府代主席李烈鈞邀在毗廬寺講佛陀學綱三日,發起籌備中國佛學會,並訂於次年召集全國佛教代表會,該會原擬定名中國佛教會,蔡元培函太虛謂不如名為中國佛學會,可兼容一般有志研究佛學之人士,故該會創立之始,原包含學會教會兩種性質。
  世界佛教會,定於次年正月在緬甸之仰光開會,召集各國代表赴會。
  七月、中國佛學會籌備處在南京毗廬寺開籌備會,各地佛教代表到二十三人,議決事項如下﹕(一)成立中國佛學會籌備處。(二)用全國各省區佛教代表名義向五中全會請願。(三)籌辦旬刊定名為中國佛學。(四)籌辦佛教工作僧眾訓練班。(五)籌劃經費。
  八月、上海各界名流歡送世界佛教聯合會會長太虛赴歐講學,十一日離滬赴歐,鄭太樸隨行。
舉辦全國寺廟登記,內政部頒布寺廟登記條例十八條,太虛過西貢及星洲登陸,受陳肇琪轉道招待並講演,過哥侖坡訪摩幃菩提會會長達摩波羅。
  九月、太虛抵巴黎,在東方博物院講演佛學源流及其新運動,聽者各國名流五六百人,旋由西爾法勒肥及阿甘兩博士邀集受斯加拿伯希和等著名學者議設「世界佛學苑」,先在「東方博物院」設一「世界佛學苑巴黎通訊處」,在南京毗廬寺設一「世界佛學苑中國通訊處」,日本聞之,擬派布教師三千人至歐美傳教。
  二十四軍軍長劉文輝設立西康特區教務委員會該會主席龍守賢呈請籌辦佛學院。
  十月、北平善果寺設立第一平民小學校,夕照寺設立第二平民小學校,拈花寺設立工讀學校,淨業寺組織貧兒工藝院,嘉興寺增設貧民紡織工廠,永泰寺籌辦女子工讀學校。
  大愚即建造漢口佛教會之李時諳,至十三年從太虛剃度,在廬山潛修數年,是時至滬得孫厚在裕時等信奉,以傳心中心密法間。
  十一月、湖南菩提寺釋育普,開辦平民工廠,籌辦平民小學,設立貧民醫院。
  中國佛學會籌備處設立之僧伽訓練班於本月舉行畢業。
  江陰申縣長出城巡視,遇偶像廟宇一律打毀。
蘇州甪直鎮保聖寺有唐代楊惠之所塑羅漢像十八尊,顧頡剛、葉恭綽等設法保護之。
  江蘇民政廳令頒神祠存廢標準,計應保存神祠之標準,一先哲類,一宗教類。應廢除之神祠標準,一古神類,一淫祠類。
  湖北民政廳於十月二十六日頒發取締僧道通告,勸各地僧尼力自振作利已利人,宜興辦學校醫院義倉工廠等。
  十二月、江浙佛教聯合會為各地搗毀佛像事電國民政府請保護應存寺廟之佛像。
  甯波七塔寺釋溥常創辦報恩佛學院。
  是年日本佛教聯合會對中國政府力陳毀佛寺奪僧產之不當,並警告我佛教徒。閩南佛學院印行現代僧伽月刊,南京中國佛學會印行中國佛學旬刊,甯波觀宗寺印行弘法社刊,四川三臺佛學社編發靈泉通訊。
  民國十八年
  一月、世界佛學苑設籌備處於武昌佛學院內,印布通告,徵求發起人,並函知巴黎倫敦柏林三國通訊社。
  內政部新頒寺廟管理條例二十一條。
  道階代表中國出席仰光世界佛教。下一頁